<address id="rvfnv"></address>
    <th id="rvfnv"><form id="rvfnv"><nobr id="rvfnv"></nobr></form></th>

    <track id="rvfnv"><progress id="rvfnv"><listing id="rvfnv"></listing></progress></track>

    <rp id="rvfnv"></rp>

    <track id="rvfnv"><span id="rvfnv"></span></track>
    <address id="rvfnv"></address>

    <th id="rvfnv"><meter id="rvfnv"><dfn id="rvfnv"></dfn></meter></th>
    <sub id="rvfnv"></sub>

        <sub id="rvfnv"></sub>
        <thead id="rvfnv"><meter id="rvfnv"></meter></thead>

            第五卷 我是大领主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没有证据(祝大家新年快乐)

            作者:虎牢 作品:赤血龙骑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0315017.com
                卡尔霍曼的尸体上覆盖着从床上扯下的床单,带着凶器一起被城卫军从妓院的大门内抬了出来。

                既然本地区的大老板?#22931;?#20102;,这个**把自己嫖死的倒霉蛋是自杀。

                那些城卫军和治安官自然也就没有继续查下去的义务。

                大家全都是靠着工资吃饭的。没必要多事,给自己?#20063;?#33258;在。

                因此上,大家自然是按照自杀匆匆结案。

                由于这一通的折腾,早就引起了老百姓们的注意。

                这帮老百姓们像其他所有地方的普通百姓们一样,心理素质极好。虽然经历了早上的骚乱,但是此时发现有热闹可看,当即纷?#30528;?#20102;过来。

                这些?#19968;?#20204;围在妓院门外,伸着脖子,瞪着眼睛,不住地纷纷议论。

                猛然间看到有担架抬了出来,众?#35828;?#21363;发出一阵惊呼声。

                “快看快看,就是那个。”

                “还真死人了。”

                “我就说她的买卖不长久,等着封门吧。”

                “听说死的是头牌……这些狗崽子们议论纷?#31069;?#26377;担忧的,有关心的,有看笑话的,有幸灾乐祸的,还有路过打?#20174;?#30340;……总而?#28798;?#35828;什么都有。

                士兵们将尸体抬上一辆板?#25285;?#20026;首的军官不?#22836;?#30340;挥挥手,示意手下的士兵们赶开围观的路人。

                旁边早有经验丰富的治安官已经走上前去,张开双手,向着那些老百姓们大声吆喝起来。

                “都散了吧,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

                “快走,快走。”

                “都快滚蛋,一帮刁民。”

                “信不信老爷我抓你们回去吃牢饭……但是此举虽然驱散了一部分的百姓,但是?#21254;?#36215;了更多人的好奇。

                有些胆大的狗崽子不退反进。反而是?#37027;?#30340;凑了上去,瞪大了眼睛观看被床单覆盖的尸体。

                如果不是周围有士兵围绕护卫,他们说不定还会掀起了看一眼。

                “军爷,死的是谁,时不时红磨坊的头牌?”

                “怎么死的,您给说说呗。”

                “就是,就是。说两句吧,回头兄弟我请各位喝两杯。”

                “别那么小气。二狗子。别以为你小子当了差,就装的二五八万的,谁求不着谁啊……一众士兵们不禁也有些无奈。这围观的全都是城中的百姓,和他们也是乡里乡亲的。

                要搁在平常,他们这些小兵说不定会蹲下来和他们吹吹牛皮,以显示自己神通广大。

                不过此刻城主大人可在后面看着。因此上,城卫军和治安官们也只能六亲不认,公事公办。

                他们板着面?#20303;?#19968;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挥去武器驱赶那些好事者们,在此同时。口中不住地大声骂道:“走开,别挡路。”

                当?#21254;?#30340;围观的百姓们一阵咒骂。

                就在他们闹的不可开交之时,布拉德城主从妓院中走出来。

                一众官兵们顿时一阵的紧张,生怕这些百姓们引起城主大人的不悦。

                但是布拉德城主对此?#27492;?#27627;也不在意,只是随手扔掉捏皱的手绢。用力呼吸了一口外面的新?#22763;?#27668;,登?#19979;?#36710;然后匆匆离开。

                其他官员跟在城主大人身后,站在大街上毕恭毕敬的恭送城主的马车。

                直到载着布拉德城主的车队消失在街角,他们才直起了腰,互相看了看,然后各自散去。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诡异了,他们?#27809;?#21435;好好的合计合计。免的一个不慎,引火烧了身。

                妓院老鸨看到当官的都走了之后,这才拍拍胸口,低声念叨着道:“我的大魔神啊,可算是把这帮瘟神给送走了,今天真是晦气透了。”

                出了命案,这生意也做不了了,得好几天开不了门。

                ?#26696;?#26126;得找个请神的给跳跳。”老鸨心中暗骂:“你个倒霉鬼,死哪不好,非得死在我这儿。”

                眼看着官兵都撤了,围观群众当下再也按耐不住好奇,哗啦一下聚集到跟前,七嘴八舌的打听起来。

                “老板娘,谁死了?”

                “是不是你看人有钱,谋财害命……老鸨顿时勃然大怒。

                她双手叉腰,彪悍的破口大骂道:“那个王?#35828;?#32993;说?#35828;潰?#32769;娘撕了你的嘴。知道刚刚是谁?#24202;榘覆唬?br />
                城主大人~!”

                围着大门口的老百姓忍不住齐齐的低呼了一声。

                他们都被吓住了,城主大人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物,怎么可能来他们这种平民区?

                老鸨见此,不由得意起来。这帮没见识的土包子,果然一提城守大人的名字,就把他们全吓住了。

                她眼珠转了转,随即发觉这是一个难得的给自己洗红名的机会。

                当即狐假虎威的伸出粗胖的手指,点着对面的人,大声吆喝道:“你们这些乱嚼舌头的狗东西都听仔细了。

                城主大人都亲口说了,那个?#19968;?#33258;杀。听清楚没有,是自杀。

                要是你们那个还在老娘门前胡乱的瞎逼逼,敢说老娘我谋财害命,老娘就告你们一个诽谤。把你们关起来吃几天牢饭。”

                众人?#27492;?#22914;此的凶悍,而?#19968;?#25289;了城主大人做大旗,当即全都不敢出声。

                老鸨见此,当下得意的哼了一声,然后回?#26041;?#36947;:“伙计,伙计,?#22931;?#23064;的死哪去了~!

                快给老娘滚出来~!”

                在她的尖声吼叫声中,店里的服务生连滚带爬的,慌忙跑了过来。

                老鸨道:“一帮的懒鬼,你快点儿找些草灰,在门口多撒一点儿,驱驱这邪气,回头老娘还得要做生意呢~!”

                说完,老鸨一甩手绢,扭着自己的蟒蛇腰。头也不回的走回妓院中。

                这场发生在加勒比城,原本应该石破天惊的阴谋,就这样几乎无声无息的消弭了。

                而布拉德城主虽然四十个小时没合眼,依然神采奕奕。

                参与行动的人死的死,抓的抓,全都折在?#24605;永?#27604;城。

                唯独城主本人大获全胜,不光破坏了敌人的阴谋,乘机霸占?#24605;永?#27604;第四师团。还掌握了充分的证据。

                在回去的路上。布拉德城主一直在心中酝酿,该如何好好利用手中掌握的资源,给马多林斯一派一个好看。

                赶回城主府,布拉德城主顾不上休息,?#27492;?#20934;备打脸的报告,同时告诉手下。加紧审?#39318;?#21040;的刺客们。

                以弗里茨为首的刺客一看就是老手,手里应该不少人命,用力往下深挖。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加勒比城的报告以最快的速度发往皇城阿卡德琳,比报告更快的是,布拉德城主写给自己的本家的密信。

                阿卡德琳城刚?#31449;?#21382;了兵变。新旧两派矛盾重重,本来就风雨欲来,气?#24179;?#24352;。如同火被已经旱了好几年,早已干透了的密林。

                布拉德城主的这一封密信就如同火星一般,顿时引燃了阿卡德琳皇城的政治大火。

                贵族们立刻大肆宣扬渲染发生在加勒比城的叛乱阴谋。

                在贵族们看来。暗杀城主,驻军冲击城主府,就是**裸的叛乱行为。

                那些贵族们如同过年一样,不停的串联,联?#25512;?#26469;向首相逼宫。

                这场政治风暴不光席卷了阿卡德琳,范围也越来越大,大有蔓延全国的态势。

                因为证据确凿,事涉?#39318;?#36149;族的城主,首相虽然有巫妖卡梅林的支持,但是却也不?#20063;?#38395;不问。为此还专门召开了协调会议。

                不过大家全都憋着火气,没有直接拔刀子就不错了,光是靠了开会怎么可能协调下来。

                因此上,虽然连开了?#37233;?#30340;协调会议,最终却全都是以争吵收场。

                马多林斯首相除了沾了满脸的口水,什么成果也没有作出。每每一提起来,都头?#24202;?#24049;。

                但是在贵族们强烈要求下,第三次协调会议在六月十二?#31449;?#35201;立刻召开。

                这天早上,马多林斯首相快步走向会场。

                他从军数十年,一身军人干练的气质,并且一直为此?#38498;潰?#34429;然头发稀疏的不剩几根,脑门上的皱纹一条一条,?#21254;?#28982;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采。

                就像所有发动军事政变上台的将军一样,马多林斯是一个有着坚定信念,聪明头脑,而且充满了个人魅力的强人。

                不过此刻他却显得非常疲惫,眼圈发黑。

                旁边一个矮胖的中年?#35828;閫饭?#33136;,追在首相身后,捏着手绢不停的擦拭脑门上的?#39038;?br />
                这人正是在闪族已经臭名昭著的军令部的部长,费尔将军。

                马多林斯嫌恶的瞥了费尔一眼,道:“你确定他们不知道吗?”

                费尔现在紧张的直哆嗦,脑门上是?#39038;?#21719;哗的往下?#21097;?#24613;道:“是的,大人。

                一?#34892;?#21160;都是个人行为,跟咱们没有任何关系。

                我确定我斩断了和他的联系。他们无论如?#25105;?#36861;查不到咱们身上。”

                马多林?#36141;?#28982;停下脚步,狠狠的瞪了费尔一眼,骂道:“这?#25991;?#26368;好说对了。”

                费尔急忙点头,道:“我敢肯定。”

                马多林?#36141;?#20102;一声,随后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那会议?#20063;?#22823;,正中间摆放着两排长桌,将房间里的人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

                一边是衣着华贵的贵族们,他们并没有坐下,一个个全?#22931;?#25163;抱胸,横眉立目。

                而另一半则是身穿戎装的军人。一个个百无聊赖的坐在长桌前,同样一言不发。

                看到首相进来,那些贵族们齐齐的冷哼一声。

                而其他人呼啦一声全都站了起来,向着马多林斯敬了一礼。

                马多林斯摆摆手,径直坐下来,道:“我还有事,直接说吧。

                有没有新的情况?”

                “没有。”旁边一个官员摇摇头道。

                马多林斯像是无奈的一摊手,不过表情上?#27492;?#19968;口气,道:“先生们,我还是昨天的提议。成立一个联合调查组,前往加勒比城详细调查。”

                “慢着,”另一边一名衣着华丽的贵族一举手阻止首相说话,表情?#23254;?#30340;注视着马多林斯,道:“我这里倒有一点最新消息。”

                马多林斯心中咯噔一下,看对方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手里握有?#38376;啤?br />
                贵族慢悠悠的道:“加勒比来的消息,已经查明了主谋的身份。

                主谋名为卡尔霍曼。霍根庭人。十六岁进入维斯特珀恩军校,十九岁进入阿卡德琳大区第九军?#29275;?#35265;?#21543;?#23561;。

                升职为少校之后突然脱离军队,原因不明。”

                马多林斯沉着应对,道:?#25226;?#20869;斯阁下,这些?#23478;?#32463;知道了。主谋是逃兵。”

                贵族嘿嘿一笑,道:“希吉,哈?#25351;瘛?#36825;个名字,我想首相阁下应该不?#21543;!?br />
                马多林斯想了想,道:“希吉是吗。我曾经有一个亲随就叫希吉,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的希吉,就是那个希吉,他是主谋卡尔霍曼的叔叔。”雅内斯瞪着首相马多林斯,脸?#19979;?#20986;胜利的笑容。

                这个消息如石破天惊一般。瞬间震住了会议室内所有的人。

                布拉德城主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也是经验丰富老谋深算的人物,知道如何才能将事情炒大。

                有关消息都是一点一点往外?#29275;?#26368;有爆炸性的留在最后,作为杀手锏使用。

                就连首相的手下看这位大佬的眼神都变了。

                虽然那些军人们追随着首相发动兵变,但是当中不乏思想天真的?#19968;錚?#30495;以为大家是为了让闪族更加的?#36865;?#21457;达,而不是为了自己抢钱抢东西抢女人的。

                因此,对于这?#27835;?#37324;斗的情形并不十分的赞同。

                雅内斯直视着首相,逼问道:“主谋的叔叔是你的亲随,这点首相阁下怎么解?#20572;俊?br />
                马多林斯的表情一直未变,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平静的道:“我不知道,希吉已经离开我十几年了,他一直随着部队调来调去。”

                首相推的干干净净,雅内斯气得哼了一声,道:?#26696;?#35828;他和你没有联?#25285;俊?br />
                马多林斯嗤笑一声,心中越发肯定,对方手里没有过硬的证据,道:“或许过节的时候会收到他的贺年卡,要不要我拿给你看看。”

                雅内斯被这句话给噎住了,只凭首相和主谋卡尔霍曼只见的间接关?#25285;?#19981;能证明任何事情。

                就算所有人都知道是首相干的,但是没有过硬的证据,又有大祭司在背后力挺,所有人都扳不倒他。

                马多林斯露出嘲讽的笑容,道:“好了,那就这样吧,各部门抽调几个人,准?#30422;?#24448;加勒比调查。”

                说完马多林斯一按桌子站了起来,笑吟吟的往外走去。

                雅内?#36141;?#28982;也大笑着站了起来,道:“好,那就调查吧,到时候你?#26432;?#21518;悔。”

                马多林?#36141;?#28982;停住脚步,回头看了贵族们一眼,他们没有一点挫败的样子,反?#36141;?#20687;是准备看自己的好戏。

                “难道他们手里还真有什么把柄?”这个念头在马多林斯心头一闪而过,但是随即就否定了?#21917;?#26524;他们手中真的有把柄,早就拿出来了~!

                回到办公室,马多林?#29399;?#24594;的将手中的文件一摔,指着跟随进来的费尔,大声骂道:“混蛋,你不是说万无一失,他们会查到希吉。”

                费尔猪头一般的圆脸涨的通红,吱吱唔唔的道:“我也没有想到啊,大人,希吉已经十几年没回过阿卡德琳,我认为没有人认识他……”

                “你想,你认为,”马多林斯冲着费尔大声咆哮,道:“你真不知道搞的我有多被动~!”

                费尔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任由马多林斯劈头盖脸的责骂。

                这一段时间马多林斯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阿卡德琳的贵族对他群起而功之。

                地方上诸侯也纷纷上表,要求严惩凶手。

                面对着国内汹涌的民情,就连大祭司本人也无奈的表示他不能插手。

                作为一个神一样的人物,为了维持自己的威信,大祭司不可能和贵族们作对。

                马多林斯甚至看到了自己落马的危机。

                当他没用的时候,卡梅伦会毫不犹豫的踢开他,另换一个人。

                将费尔痛痛快快的骂了一顿,马多林斯感觉心里舒服多了,照着费尔的屁股上踢了一?#29275;?#36947;:“我怀疑对方手里还捏有什么东西,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给我查清楚。”

                费尔急忙点头,道:“是,是。”

                马多林斯跌坐回椅子上,松开领口喘一口气,看到费尔还站在自己面前,嫌恶的道:“你还不快去。”

                费尔眼珠转了转,道:“大人,希吉该怎么处理?”

                “什么怎么处理?”马多林斯一皱眉。

                费尔看着首相脸色,道:“既然对方已经查到他头上,要不要……”

                马多林斯瞬间明?#31069;?#36153;尔的意思是牺牲掉希吉。

                首相摇了摇头,道:“希吉跟我这么多年……”

                费尔小心的道:“大人,不能让他们再查下去,必要时应该有决断的勇气,我向希吉本人也是愿意为大人牺牲的。”

                马多林斯低着头?#28872;?#36215;来,如果将所有责任都推到希吉和卡尔霍曼的身上,这个慌自然就扯圆了。

                费尔添了一把火,道:“这是为了我们的大业。”

                马多林斯摆摆手,道:“去吧。”

                费尔一躬身,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已经乐开了花,马多林斯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已经首肯了。

                推出一个替罪羊,他自己就安全了。

                费尔迈着大步走了出去。

                马多林斯双手撑着额头?#32842;?#19981;语,这时忽然一个黑衣人径直推开首相的房门走了进来,在首相耳边低语几句。

                马多林斯豁然一惊,站起来走到窗前,军令部长费尔正从庭院中走过。

                “大师让我告诉大人,当?#26174;蚨稀!?#40657;衣人瓮声?#25512;?#30340;说道。

                望着费尔的背影,马多林斯眼?#26032;?#20986;狠戾的色?#21097;?#21891;喃道:“这是为了我们的大业~!”!~!

                新思路中文网 www.0315017.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热门小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31449;?#36174;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29282;?#31070;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19981;?#26412;书,请把赤血龙骑加入书架,方便?#38498;?#38405;读赤血龙骑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四肖中特期期准黄大仙

              <address id="rvfnv"></address>
              <th id="rvfnv"><form id="rvfnv"><nobr id="rvfnv"></nobr></form></th>

              <track id="rvfnv"><progress id="rvfnv"><listing id="rvfnv"></listing></progress></track>

              <rp id="rvfnv"></rp>

              <track id="rvfnv"><span id="rvfnv"></span></track>
              <address id="rvfnv"></address>

              <th id="rvfnv"><meter id="rvfnv"><dfn id="rvfnv"></dfn></meter></th>
              <sub id="rvfnv"></sub>

                  <sub id="rvfnv"></sub>
                  <thead id="rvfnv"><meter id="rvfnv"></meter></thead>

                        <address id="rvfnv"></address>
                        <th id="rvfnv"><form id="rvfnv"><nobr id="rvfnv"></nobr></form></th>

                        <track id="rvfnv"><progress id="rvfnv"><listing id="rvfnv"></listing></progress></track>

                        <rp id="rvfnv"></rp>

                        <track id="rvfnv"><span id="rvfnv"></span></track>
                        <address id="rvfnv"></address>

                        <th id="rvfnv"><meter id="rvfnv"><dfn id="rvfnv"></dfn></meter></th>
                        <sub id="rvfnv"></sub>

                            <sub id="rvfnv"></sub>
                            <thead id="rvfnv"><meter id="rvfnv"></meter></thead>

                                二分时时彩计划专业版 时时如何杀跨度 11选5输了1000万 赛车开奖视屏 山东11选5最精准的计划 pk10人工计划二期 重庆时时360 捕鱼达人破解版 22选五开奖结果今天河南10月25号 新世界棋牌平台有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