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vfnv"></address>
    <th id="rvfnv"><form id="rvfnv"><nobr id="rvfnv"></nobr></form></th>

    <track id="rvfnv"><progress id="rvfnv"><listing id="rvfnv"></listing></progress></track>

    <rp id="rvfnv"></rp>

    <track id="rvfnv"><span id="rvfnv"></span></track>
    <address id="rvfnv"></address>

    <th id="rvfnv"><meter id="rvfnv"><dfn id="rvfnv"></dfn></meter></th>
    <sub id="rvfnv"></sub>

        <sub id="rvfnv"></sub>
        <thead id="rvfnv"><meter id="rvfnv"></meter></thead>

            第六百五十五章 对付绿袍老怪

            作者:莫知君 作品:九龙圣尊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0315017.com
                一场场拍卖结束,终于轮到了洗经玉露的拍卖。

                华丽紫色遮巾掀开,宝石光芒汇聚过来,一个精致古朴的玉瓶展现而出引人瞩目。先前用来盛放洗经玉露的瓶子已经被珍宝楼丢弃,既然要拍卖,卖相当然不能太差,先前的玉瓶实在是太随便了。

                旗袍女子又是侃侃而谈,向众人解释玉瓶中的物事。

                碎空山脉内的武道修士都知道陡峭石壁内存在对真罡境武道修士有益的天地灵物,但真正知道和见识过洗经玉露的人却是少之又少。而珍宝楼也鬼得很,没有直接说出玉瓶中的物事就是洗经玉露,而是为它另取了一个名字——丹元圣水。

                珍宝楼之所以如此,自然是有考虑的。路辰得到陡峭石壁中的天地灵物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倘若直接言明玉瓶中的物事是洗经玉露,知晓洗经玉露来自陡峭石壁的人立刻就能猜出来真正的卖主是谁。

                有关洗经玉露的事情一旦泄露出来,会为拍卖会增添许多变故。

                这可不是珍宝楼希望看到的。

                洗经玉露对真罡境武道修士的修炼有益,是因洗经玉露能够淬炼经脉。而开辟经脉就是真罡境武道修士最重要的修炼。不过洗经玉露除了淬炼经脉之外,对于经脉修复一样有神奇效果。

                譬如:?#25509;?#23601;是借助洗经玉露才恢复伤势的。

                再譬如:在?#32043;?#31192;地的时候,路辰就是借助洗经玉露修复了楚若楠的经脉伤势。

                是以只要是和经脉有关伤势,洗经玉露就能派?#27927;?#29992;场。真罡境武道修士可能出现经脉伤势,元丹境武道修士同样可能出现经脉伤势。

                而洗经玉露珍贵无比!

                要知道,?#25509;?#24456;久以前就受伤,但一直不曾治愈,就是因为没有洗经玉露。为了抑止自身的经脉伤势,?#25509;?#19981;得不逗留在天衣雾?#25991;凇?#30452;到路辰通过陡峭石壁内的诸多考验,得到了陡峭石壁内凝炼的天地灵物。

                由此可见,经脉受创是何等难以治愈的伤势。

                而此刻路辰就知道有三名元丹境武道修士经脉受创?#29616;兀?#29978;至元丹都破裂掉。而且这三名经脉受伤的元丹境武道修士和凃煜等人有关联,如今洗经玉露出现,凃煜等人应该是不会错过的。

                拍卖会已经接近尾声,近几场拍卖的竞争都激烈无?#21462;?br />
                此刻,丹元圣水一出,珍宝楼内的胶着气氛猛然间又上一层楼。毕竟能够进入珍宝楼雅间参与拍卖的人,都不是简单之辈,诸人的眼界自然而然非比寻常。武道修士经脉受创几乎就是绝症,只因能够治疗经脉的天地灵物无比珍贵和稀有。

                武道修士间经常爆发冲突,谁能保证自己某一天不经脉受创。

                这丹元圣水竟然能治疗经脉伤势,绝对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宝贝。如今机会摆在众人面前,许多人呼吸?#36125;?#36215;来。

                “起拍价三万颗中品灵石,?#30475;?#21152;价不得少于一千颗中品灵石。”旗袍女子似乎感受到了珍宝楼内的气氛,没有在吊众人的胃口,直?#26377;?#24067;了丹元圣水的竞拍规矩。话罢之后,她水蛇腰微微一扭,退到了一旁,饶有兴趣地?#21364;?#25509;下来各个雅间主?#24605;?#30340;血拼和厮杀。

                这十滴丹元圣水竟然要三万颗中品灵石!太昂贵了!

                听完了旗袍女子的话,许多雅间主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拍卖会举进行到现在,这丹元圣水的起拍价最高。要知道,这还不是今日拍卖会的最后一场,自然也不是今日拍卖会的?#24618;?#20043;场,但这一场拍卖已经堪比以往的?#24618;?#20043;场。

                旗袍女子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浇灭了许多人的竞争**。他们的储物手镯内已经没有足够的灵石,甚?#20102;?#26377;灵石?#25472;?#26469;,都凑不齐两万颗中品灵石的起拍价。起拍价都达不到,还如何参与拍卖。

                当然,能够进入珍宝楼的人大都不缺灵石,只是一些人先前已经出手过,拍卖到了自己需要之物。

                “三万一。?#26412;?#36807;短暂的一阵沉寂,有人率先喊价。

                “三万二。”立刻有人跟进。

                “三万三。”又有人喊出?#24605;?#26684;。

                ……

                丹元圣水的拍卖才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炽化。路辰没有在乎其他雅间的喊价,目光落向同一层的另一个雅间。通过先前的一场拍卖,此刻他已经知道,这个雅间的诸人是云耀国的凃煜和相生涛等人。

                珍宝楼顶层一个雅间内。

                “这丹元圣水我们必须拿下来!”凃煜口气坚定无比,眼瞳中涌现出一抹狠光,心中暗暗决定要击败所有的竞争者。

                覆灭赤火门的那一战中,他凃煜的父亲就经脉受创?#29616;兀?#29978;至连元丹出现一丝裂缝。虽然他们家贵为一郡侯门,有着数百年的武道资源积累。但经脉受创,元旦破裂这种伤势,即便是云?#26102;?#19979;都束手无策,凭他们家数百年的积累又如?#25991;?#22815;救治。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在碎空山脉中找到了救治之法,凃煜当真是喜出望外。

                “陈大人,这次还需您多多帮忙。”转过目光,凃煜拱手道。

                此刻,他和相生涛身上已经没有多少中品灵石,甚至连丹元圣水的起拍价两万颗中品灵石都拿不出手。

                若想要参与进拍卖中,要?#21019;?#29645;宝楼借取灵石,要?#21019;?#38472;彦手中借取灵石。不过向珍宝楼借取灵石,珍宝楼是需要收取利息的。而向陈彦借取灵石,陈彦肯定不会向他们收取灵石利息。

                “凃少侯放心。”陈彦微微点头,应承下来。如今凃煜向他借取灵石,这丹元圣水算是他陈彦相助才买下来的,也算是卖给凃风侯一个大人情。和灵石利息相比,凃风侯的人情自然更大。

                凃煜和陈彦言辞之间,俨然已经将丹元圣水视为囊中之物。

                场中继续激烈厮?#20445;?#36825;是看不见血腥的厮?#20445;?#20294;血腥味反而更浓,各个雅间主人已经拼红了眼。也幸亏珍宝楼背后势力?#30475;螅?#33021;够镇得住局势,要不然这珍宝楼早就被各个雅间内的主人掀个底朝天。

                路辰心中暗想,不知这珍宝楼背后的势力究竟是何方神圣。

                时间匆匆流逝。

                一刻钟后。

                丹元圣水的价格已经涨到了八万二千颗中品灵石,和路辰拍卖下碧荷的价格一样。而此时此刻,场中厮杀依然很激烈。不仅如此,凃煜等人还没有参与到拍卖中。路辰心中冷冷一笑,看样子凃煜和相生涛此刻的心思,和路辰之前的心思一样,都是?#24613;?#22312;最后一刻一?#20184;?#38899;。

                路辰等人所在的雅间内。

                观望着场中的激烈厮?#20445;?#33831;?#38047;?#21644;姚心悦心中暗生感激,当初路辰是无偿拿出洗经玉露来给?#25509;?#30103;伤的。

                林殊也?#21069;?#26263;激动,这一次拍卖能赚个盆满钵满。

                “这场拍卖和你有关吗?你激动什么?”见林殊一副激动不已的样子,碧荷诧异?#23454;潰?#22905;还不知道丹元圣水是路辰拿出去拍卖的。

                ?#26114;?#22079;,我若告诉你,你也一样会激动。”林殊笑道。

                “说说看。”碧荷道。

                “这丹元圣水是我们拿出来让这珍宝楼拍卖的。”林殊直接道。

                闻听此言,碧荷眼眸猛地一亮。她先前被绿袍老怪当做物品拿出来让珍宝楼拍卖,知道珍宝楼会从最终拍卖所得中抽取一成。至于余下九成,则尽数归拿出拍卖之物的人所有。如今丹元圣水的价格已经突破八万颗中品灵石,等于将路辰之前付出的灵石又赚了回来。她和路辰是一艘船上的人,自然打心底里期望路辰?#30475;蟆?#36335;辰?#30475;?#36215;来,她碧荷?#25293;?#27700;涨船高。而获得足够的灵石,亦是一种?#30475;蟆?br />
                就在林殊和碧?#23665;?#35848;的这段时间,丹元圣水的价格已经突破十万颗中评灵石。

                “十万一。”

                “十万二。”

                ……

                听到最近的叫价,林殊和碧荷互望一眼,眼瞳中皆涌现出一抹激动。

                路辰心中淡淡一笑,这?#25293;?#21040;哪,毕竟云耀国的凃煜和相生涛等人还未参与进来。

                不过丹元圣水的价格突破十万颗中品灵石,这高昂的灵石价格似乎已经超过了许多人的?#32043;摺?#29645;宝楼内的许多雅间不再有声音传出,算是放弃了竞争。但仍有三、四个雅间还在继续喊价当中,一副对丹元圣水志在必得的样子。

                人数虽减少了许多,但血拼和厮杀反而更加激烈。大家都知道,关于丹元圣水的拍卖快到关键时刻了。

                “十一万。”

                “十一万一。”

                ……

                凃煜等人所在的雅间。

                虽然还未参与进拍卖,但凃煜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

                他凃煜也对丹元圣水志在必得,但这高昂的价格实在让人?#23614;?#32780;且场中激烈厮杀血拼的看样子,丹元圣水的价格似乎还有继续暴涨下去的势头。倘若不是?#24605;?#29645;宝楼背后的势力,凃煜恨不得将其他雅间主人大卸?#19997;欏?#36825;丹元圣水老子要定了,你们争个毛啊!抬高灵石价格,很爽吗?

                凃煜一阵咬牙切齿。

                又过一会,丹元圣水的价格已经突破十三万颗中品灵石,场中加价的声音只剩一道。

                似乎没有人再加价,旗袍女子刻意放缓步伐,向宝石光芒处走去。

                “十三万三。”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地响起,打破了珍宝楼的寂静。

                听到又有人喊价,旗袍女子妩媚一笑,莲步微动,又退了下来。今天她真是要赚翻了。

                又来了!

                此时此刻,和先前拍卖那个铁笼女人的时候是多么的相似啊。许多人知道,有一场好戏来了。

                争吧,争吧,最好争得头破血流,把价格抬上天去。

                这次喊价的人自然是凃?#24076;?#22825;知道他喊出十三万三这个数字的时候,心情是何等的郁闷和愤怒。

                楼下的那群?#24605;?#30452;疯魔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竟然将丹元圣水的价格抬到了十三万多颗中品灵石。要知道,玉瓶中只有十滴洗经玉露,如此一来,一滴洗经玉露便是一万多颗中品灵石,这价格简直昂贵到令人发指啊!

                “十三万四。”另外一道声音传出,显得很是愤怒。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稳稳要得到丹元圣水,谁知道有人竟然蛰伏到了最后一刻才出来。十三万多颗中品灵石已经是他的承受极限了,若是再高,他也不得不放弃。

                “十三万五。”凃煜毫不犹豫,再一次加价。

                另一处雅间内,黑袍人心中无比不甘心,咬了咬牙,又喊道:“十三万六。”

                “十三万七。”凃煜又是毫不犹豫地喊出?#24605;?#26684;。

                黑袍人恨不得冲过去撕烂了七层雅间内那人的嘴,但?#24605;?#21040;珍宝楼背后的势力,黑袍人最终忍了下来。

                他身上已经没有更多的灵石了,此刻不得不放弃。他不在喊价,整个珍宝楼瞬间安静下来。

                顶层雅间内,凃煜嘴角勾起,轻哼一声,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

                旗袍女子也知道不会再有?#24605;?#20215;,莲步迈动,水蛇腰扭动着走上前去,就要宣布凃煜是丹元圣水的得主。

                “等?#21462;!?br />
                就在这时,又有一道声音响起,出言的人自然是路辰。先前他要买下碧荷的时候,凃煜参与进来抬高价格,此刻机会摆在眼前,路辰又岂会失之交臂。珍宝楼可没有规定,拍卖之物的主人不能参与进拍卖中。甚至,许多拍卖之物的主人参与进拍卖中,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拍卖之物的主人参与进拍卖,自然是故意抬高价格。

                只不过凃煜、相生涛、陈彦,三人皆不知道,这丹元圣水实是出自路辰。这一场拍卖,也是路辰早早就计划好的,故意圈套凃煜等人,等着凃煜等人落入坑中,路辰自然要狠狠地宰一刀。

                “十四万。”路辰报上?#24605;?#26684;,没有按部就班,以一千颗中品灵石慢慢往上堆积,而是以一万颗中品灵石的恐怖灵石数目往上堆积。短?#20504;?#20010;字,简直牛气冲天,震的珍宝楼内其他雅间主人屏气凝神。

                本以为凃煜已经够狠了,但却来了一个更狠的!

                这人谁啊?#21487;?#32972;景啊家里有矿啊?

                顶层另一处雅间内。

                “路辰!我非杀了你不可!”声音传出的一霎,凃煜就知道是谁在他和竞争。此刻,凃煜恨不得将路辰万刀凌迟处死。路辰一张口,丹元圣水的价格直接由十三万颗中品灵石突破到十四万颗中品灵石。

                这灵石数目跨度,就算凃煜家里有灵石矿脉也吃不消。

                先前铁笼女子的那一场拍卖中,他凃煜故意抬高价格,如今现世报来了。此刻他想要得到丹元圣水,路辰就?#27809;?#25925;意太高价格。这是*裸的打脸啊,啪!啪!啪!凃?#29616;?#35273;得空气响起清脆响亮的巴掌声,自己的脸?#24052;?#22914;被路辰左右狂?#21462;?br />
                可惜凃煜无法未卜先知,否则先前?#20808;?#19981;会参与进玄铁笼子的拍卖当中。不过凃煜不知道,这丹元圣水就是路辰故意为他凃煜布下的局,就算凃煜不参与先前的铁笼女子拍卖,路辰一样会在最后时刻站出来抬高丹元圣水的价格。

                “咳咳!咳咳!?#27605;?#21040;后悔之处,凃煜?#23194;?#26080;比,又忍不住地呛咳起来,虽然坐在椅子?#24076;?#25972;个人?#25171;?#32553;?#19978;好住?#20182;握拳紧紧堵住嘴巴,但仍有一?#30475;?#30524;的殷?#29020;?#34880;从嘴角缓缓溢出来。

                “大人,千万要冷静啊,这是那罪宗弟子故意要对付我们,切不可上当。”相生涛连忙上前运气,梳理凃煜体内混乱的气机。自从上一次大败,凃煜便落下了这个一受刺激便咯血的病根。

                相生?#25105;?#36793;劝说,一边将凃煜体内的气息梳理平?#21462;?br />
                “我自然知道。”凃?#29616;?#20303;了呛咳,沉思起来,忽地目光一凛,缓缓道:“珍宝楼的拍卖会虽然不禁止任何人参与进来,但至少要验证一下对方有没有那么多的灵石来拍卖下此物吧。”

                路辰先前已经拿出了八万多颗中品灵石,如今又喊出十四万颗中品灵石。凃煜暗暗推算,路辰手上未必能够这么多灵石。

                旗袍女子上前一步,款款回道,“公子不用担心,珍宝楼自然会验证这一点。拍卖会继续进行,若是公子放弃,这丹元圣水就归另一?#36824;?#23376;所得。”此?#35848;?#20010;雅间内的主人都身份不低,尤其是珍宝越往上的楼层。但旗袍女子面对顶层传来的提醒,依然笑盈盈以对,没有丝毫畏惧的样子。

                凃煜冷哼一声,看样子阻止不了路辰参与进来,更何况珍宝楼还有向别人借出灵石的手段。

                “十四万一。”凃煜咬牙切齿道。

                “十五万。”

                “十五万一。”

                ……

                很快,灵石价格被路辰抬高到二十万颗中品灵石,凃煜报上的价格是二十万零一千颗中品灵石。

                此刻,路辰的心情则和先前的凃煜一模一样。

                先前凃煜担心路辰会因灵石数目太高而放弃,眼下路辰也担心凃煜会因灵石数目太高而放弃。

                二十万一千颗中品灵石已经稳赚不赔,路辰见好就收,没有继续抬高价格。

                “你牛逼,我放弃。”路辰道。

                “咳咳!咳咳!”面对路辰的一通夸赞,凃?#20808;?#26159;剧烈呛咳起来。路辰这哪是在夸赞他凃?#24076;?#20998;明是在骂他凃?#24076;?#25171;脸他凃煜。啪!啪!啪!凃?#29616;?#35273;空气中再次响起清脆响亮的打脸声。

                “可恨!罪宗弟子实在可恨!这次若不是为了我父的伤势,我凃煜怎会受此奇耻大辱。”凃?#21521;?#32553;?#27966;?#20307;,一只手握拳紧紧抵在嘴唇?#24076;?#21478;一只手握拳不停砸在座椅扶手?#24076;?#24868;恨无比地说道。

                见到这一幕,陈彦心中暗暗摇头。这凃煜的才智也算是了得,但心胸实在是太过狭隘。只不过是一次失利而已,竟然变成了这样一副疯狂的模样。天下之大,英雄辈出,若是肚量太小,实在难以成气候。

                陈彦却是不知,凃煜已经屡次败在路辰手中。如今,又要添上一笔败绩。

                当然,陈彦不知道实是凃煜和相生涛故意隐瞒。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凃煜和相生涛在回禀的时候,自然而然略去。倘若陈彦知道,便能够深刻理解凃?#27927;?#21051;愤懑和憋屈的心情。

                旗袍女子妩媚一笑,这楼上雅间的那?#36824;?#23376;也是个趣人儿,这是想要把对面雅间内的那?#36824;?#23376;活活气死吗?

                “丹元圣水归这?#36824;?#23376;所有。”随着旗袍女子的话音落下,洗经玉露的拍卖落幕。

                路辰咧嘴一笑,他虽然做好了布局,但真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之所以如此顺利,珍宝楼起了很大的作用。珍宝楼临时改了洗经玉露的名字,当真是神来之笔了。当然,珍宝楼并非故意针对凃?#24076;?#32780;是向来如此。

                “接下来就是本次三城共同举办的珍宝交流会的最后一场拍卖了。”旗袍女子笑着说道。

                此言一出,珍宝楼内的气氛再度紧张起来。最后一场拍卖会是?#24618;?#20043;场,这是珍宝楼素来的规矩。既然是?#24618;?#20043;场,拍卖的物事自然是这一次拍卖会上最珍贵的天地灵物,绝对的可遇不可求。

                先前的一场场拍卖虽然激烈无比,但也有很多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参与进拍卖中,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奔着这一次珍宝楼拍卖会的?#24618;?#20043;场来的。最后一场终于到来,许多人磨刀霍霍,?#24613;复?#26432;四方,竟得全场最珍贵的天地灵物。

                旗袍女子玉手扬起,轻轻拍了一下。

                很快,两名珍宝楼的壮士将一个华美无比的盒子抬上了圆形展台。

                路辰也是略微好奇,暗暗猜测这?#24618;?#25293;卖之物究竟是何物。

                ?#29677;兀 ?br />
                华美盒子落地,两名壮士退下,旗袍女子莲步款款,扭动着水蛇腰走到华美盒子一旁。

                “诸位贵客请看。”旗袍女子没?#26032;?#20851;子,直接掀开了盒子。

                就在华美盒子被掀开的一霎,路辰嘴角忍不住地微微一抽。真是见鬼了,华美盒子内的?#24618;?#25293;卖之物他认识,而且几日前还在他手?#24076;?#27492;刻竟是出现在了这次三城举办的珍宝交流会上?#24618;?#20043;场。

                盒中之物正是由血魂尸心炼制而成的‘武道意?#22330;?br />
                当然,是假的深奥武道意?#22330;?br />
                先前路辰将这烫手的山芋交给黑袍人去处理,路辰已经猜到,黑袍人会借助这次的珍宝交流会将‘武道意?#22330;?#20986;手掉。路辰之前将自?#23665;?#26131;会整个逛下来,就是有意想看看,黑袍人是不是在自?#23665;?#26131;会上出手。

                结果逛遍了自?#23665;?#26131;会,也看不见黑袍人的影子。

                此刻,路辰明白了,黑袍人压根没有去自?#23665;?#26131;会。打从一开始,黑袍人就?#24613;?#22312;拍卖会上抛出‘武道意?#22330;?#36335;辰摸了摸下巴,这黑袍人似乎?#20154;?#24819;象中的要更疯狂一些。微微一想,他心中又释然,黑袍人恐怕也知道珍宝楼背后的势力不简单,所以才会将‘武道意?#22330;?#20002;出来。

                目光望向盒中之物,?#25509; ?#33831;?#38047;巍?#23002;心悦、林殊、四人的脸色都古怪无?#21462;?#22312;隐谷的时候,彩风没有见过‘武道意?#22330;?#20294;他们四人却是见过。而且正是?#25509;?#23558;破损的血魂尸心炼制成假的‘武道意?#22330;?br />
                “你们怎么了?”注意到在众人的神色变化,碧荷又诧异?#23454;饋?br />
                ?#25509;?#31561;人互望一眼,都是摇头苦笑。?#25509;?#25351;了指路辰,对碧荷道:“这又是他的手?#21097;?#20320;还是问他吧。”

                碧荷神色惊讶,她听懂了?#25509;?#35805;中的意思,珍宝楼最后?#24618;?#25293;卖之物竟然也是路辰拿出来的。

                “我可以知道吗?”碧荷目光投向路辰,眼瞳中涌现出一抹期待。

                “天衣雾瘴中有一处秘地,其中蕴涵武道意?#22330;?#25105;得到那武道意境,不过其他几方紧咬不放,我只能想办法将此事解决掉。这?#24618;?#20043;物实是一个假的‘武道意?#22330;?#26159;我交给黑袍前辈,让黑袍前辈去处理此事。只是没有想到,黑袍前辈将‘武道意?#22330;?#25343;来珍宝楼拍卖。”路辰缓缓道。

                碧荷张大了嘴巴,神奇竟是如此离奇。

                随即碧荷回过神来,美眸微微一亮,“那我们岂不是要赚取很多很多灵石。”先前丹元圣水卖出了二十万颗中品灵石,如今‘武道意?#22330;?#20316;为?#24618;?#25293;卖之物,恐怕不会低于二十万颗中品灵石。

                “我和凃煜相争,丹元圣水能够卖出二十万颗中品灵石。”路辰道。

                碧荷点了点头,路辰的话不无道理。若是没有人争夺,纵然是?#24618;?#25293;卖之物,最终也得不到太多的灵石,甚至极有可能会流拍。她心中暗暗祈祷,希望雅间内的人相互争夺,激烈厮杀。

                这时间,旗袍女子开始介绍?#24618;?#20043;物的作用。

                “这是一颗灵魂果实,只不过并不纯净,其中还有一丝怨灵。灵魂果实,能够提升灵魂力量,服用一颗灵魂果实,真罡境武道修士必入元丹境,元丹境武道修士必入元丹之?#24076; ?#26071;袍女子缓缓道,声音清脆而有力,极富有穿透力。尤其是最后四个字,简直是狠狠敲打在在场每一个人的心脏上。

                谁不?#37322;?#23454;力,元丹之?#24076;?#26159;每一个武道修士不可动摇的梦想。

                “起拍价十万颗中品灵石,每一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颗中品灵石。”旗袍女子说出?#24618;?#20043;场的竞拍规矩。

                此言一出,众人倒吸一口气。

                十万颗中品灵石,这价格太吓人。当然,众人心中清楚无比,也就是这颗灵魂果实含有一丝怨灵,不是纯净完美,否则这颗灵魂果实的价格会更昂贵,甚至珍宝楼未必会拿出来拍卖。

                路辰暗暗好奇,不知道珍宝楼为何会将‘武道意?#22330;?#24403;成灵魂果实。若不是珍宝楼所为,就是黑袍人施展了什么手脚。

                不过有了洗经玉露的事情,路辰也能坦然接受。再说,只要先将这颗烫手的山芋丢出去,接下来的事情才好办。

                血腥厮杀即将开始。

                ?#29677;兀 ?br />
                就在这时,第五层上的一个雅间的窗户忽地被人推开,一道人?#30333;?#19978;前来,大喇喇地暴?#23545;?#25152;有人眼前。

                这在珍宝楼还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旗袍女子微微一怔,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一副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珍宝楼虽然会尽力掩藏所有雅间主人的身份,但若这个人自己愿意暴露出来,珍宝楼当然不会站出来阻拦。

                “这颗灵魂果实,我绿袍老怪要定了,谁敢跟我绿袍老怪抢,我绿袍老怪杀他全家。”绿袍老怪扬声道,一副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的样子。

                路辰眼瞳微微一缩,这一身绿色衣袍打扮的男子就是绿袍老怪。他本来还思忖,要如何对付绿袍老怪,没想到这绿袍老怪竟然自己送上门来。

                望向绿袍老怪,碧荷脸色微变,眼瞳中涌现出仇恨。

                “如果他真的得到了这灵魂果实,那就是他的死期到了。”路辰笑着道。

                碧荷愣怔了一下,诧异地看向路辰,不知路辰这话是?#25105;?#24605;。

                “等着吧。”路辰道,没有多做解释。毕?#24618;?#26377;等绿袍老怪得到‘武道意?#22330;?#25165;行,若是没有得到,一切都是空谈。

                绿袍老怪话音落下,旗袍女子脸色微沉。你站出来暴露身份不要紧,但威胁其他人,就是破坏了珍宝楼的规矩。如此一来,别?#24605;?#24814;你绿袍老怪,担心被你杀他全家,谁还敢和你竞争这颗灵魂果实。

                “绿袍老祖,你是要与我珍宝楼为?#26032;穡俊?#19968;道声音从珍宝楼地?#32043;路?#20256;上来,这声音似乎响在每一个人的耳?#31232;?#21035;人私底下都称之为绿袍老怪,这声音的主人称之为绿袍老祖,算是给了绿袍老怪一丝颜面。

                绿袍老怪脸色微微一变,嘿嘿一笑,不在做声。

                路辰暗暗咋舌,这话音的主人只怕比绿袍老怪还要?#30475;螅?#21542;则绿袍老怪岂会?#24616;?#34544;伏下去。

                “如果没有人竞拍这颗灵魂果实,珍宝楼永不出售这颗灵魂果实。”地下强者又说出一句,随即沉寂下去。

                绿袍老怪脸色一阴,但却是没有多说什么。他绿袍绿拐独来独往,不惧任何人,但此刻人在珍宝楼内,对方又有绝对的强者坐镇,绿袍老怪若是放肆,只怕下一刻,那地下强者就将跳出来,将他绿袍老怪按在地上不断摩擦。

                形势比人强,绿袍老怪?#21442;?#33258;己一句。

                “灵魂果实竞?#30446;?#22987;。”旗袍女子道。

                珍宝楼陷入一阵安静,被绿袍老怪如此一闹腾,许多人心有?#24605;傘?#32511;袍老怪独来独往,擅长用?#26420;?#27602;,实是一个非常难缠的角色。一旦和这种人结仇,肯定会死的很凄?#25671;?#23601;算实力不惧绿袍老怪,?#19981;?#28902;恼不?#31232;?br />
                一念及此,许多人打消了竞拍灵魂果实的念头。

                “十万。”

                一道声音忽地响起,成为首个叫价者,这自然是路辰喊得。‘武道意?#22330;?#26159;要用来化解风波的,若是无法出手掉,?#33268;?#22312;珍宝楼手中,事情会很难办,路辰自然要添一把火。其实要打破僵局很简单,别人只是不愿做出头鸟而已。

                路辰已经和绿袍老怪结仇,又岂会在乎绿袍老怪的危言耸听。

                绿袍老怪冷哼一声,还真有不怕死的。他目光望向第七层,似是穿透珍宝楼的禁制,与路辰对视一场。

                第七层阁楼内,另一个雅间内。

                凃煜眼睛一动,这路辰竟然又去?#33125;?#32511;袍老怪,真是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凃煜暗暗思忖,心生借刀杀人之计,“一定要找个机会,将路辰今日所为透露给绿袍老怪。”他暗暗决定。

                “十万一。”

                “十万二。”

                “十万五。”

                ……

                有人开了头,其他人便无所?#24605;傘?#21453;正出头鸟又不是我,你绿袍老怪厉害又如何,难道还真敢得罪在场的所有人。若真如此,彼时犯了众怒,大家同仇敌忾,就会先联起手来搞死你绿袍老怪。

                竞争激烈无?#21462;?br />
                绿袍老怪脸色都绿了。

                他先前放出豪言,谁敢跟他抢,他就杀人全家。此刻别人的每一次喊价,对他而言都是一次打?#22330;?br />
                “?#20061;九九九尽?br />
                绿袍老怪只觉得空气中响起无数巴掌声,他的脸色都似被打的麻木掉。

                一刻钟不到,‘武道意?#22330;?#30340;价格已经涨到了三十万颗中品灵石。

                当灵石数目达到三十万颗的时候,许多人放弃竞拍。这价格太高了,已经超过了他们的承受?#32043;摺?br />
                只有寥寥几人还在喊价。

                绿袍老怪手上没有那么多灵石,连喊价的资格都没有,只能一边被打?#24120;?#19968;边观望拍卖会的进行。

                “谁得了灵魂果实,我绿袍老怪必杀你全家!”绿袍老怪恨恨道。

                “看来要接近尾声了。”路辰估算了一下,随即对?#25509;?#31561;人道:“你们再次等候一会,我出去办个事情。”

                ?#25509;?#31561;人都没有意见,也没有打探路辰究竟是要去干嘛。

                路辰闪身离开。

                ……

                又过一会,路辰回到雅间内。

                “拍卖快结束了,灵石价格已经到了四十万。”?#25509;?#36947;。

                路辰嘿嘿一笑,?#20843;?#21313;万也不卖。”

                众人皆是一怔,都以为路辰想要更高的灵石价格。

                拍卖价格达到四十万,场中再没有喊价,旗袍女子?#21364;?#29255;刻,就要上前宣布拍卖结果。

                “等?#21462;!?br />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又忽然响起。

                “我决定将这灵魂果实卖给绿袍老祖,只要绿袍老祖给我十万颗中品灵石便可。”

                此刻说话的人自然是黑袍人,而之所以会有如此变故,自然是路辰提前?#25165;?#30340;。既然有机会对付绿袍老怪,路辰岂会失之交臂。就算是?#20572;?#20063;要把‘武道意?#22330;?#36865;到绿袍老怪的手中。

                黑袍人开口,场中诸人都明白,这雅间内的人,就是灵魂果实的主人。

                旗袍女子脸色一变,如此一来,珍宝楼损失巨大。

                “我愿意向珍宝楼支付四万颗中品灵石。”黑袍人又道。

                旗袍女子刚要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倘若灵魂果实以四十万颗中品灵石的价格出售出去,珍宝楼抽取一成灵石,就是四万颗中品灵石。对方愿意支付这四万颗中品灵石,主动弥补珍宝楼的损失,珍宝楼若还是不满意,就显得咄咄逼人。

                “灵魂果实的主人如此决定,珍宝楼也无权干涉。?#27604;?#23450;珍宝楼没有什?#27492;?#22833;,旗袍女子丢出一个解释后,不再多言。

                先前那个愿意付出四十万颗灵石买下灵魂果实的人也是很无?#21361;?#30495;正的主人畏惧绿袍老怪,愿意将灵魂果实低价出售出去,别人是没办法阻止的。只能说,这绿袍老怪做?#32511;?#19981;讲道理,动不动就杀人全家,把人吓到了。

                “哈哈,识相!”绿袍老怪瞬间恢复精气神,站到雅间窗户前,笑得肆无忌惮,酣畅淋漓。

                随即,绿袍老怪跳下阁楼,径直落在圆形展台?#24076;?#23558;灵魂果实连同华美盒子一同收入储物手镯内。

                “你过来,老祖我亲自将十万颗灵石交给你。”绿袍老怪道,眼瞳中精芒?#28860;?#20182;料定对方不敢露面,那这笔巨额灵石就可以剩下来了。

                “无需相见,老祖将灵石转交给珍宝阁便可。”黑袍人道。

                绿袍老怪心中郁闷,对方将珍宝楼搬出来,真是让人牙疼。而十万颗中品灵石中,珍宝楼几乎占了一半,他绿袍老怪若是敢不给这笔巨额,估计今天是想站着走出珍宝楼了。“哈哈,我绿袍老怪岂会不讲信用。”

                说罢,将一笔灵石转交给旗袍女子。

                旗袍女子仔细地清点了一下,确定十万颗中品灵石一个也不少,方才欠身一福道:“恭喜绿袍老祖收获灵魂果实。”

                “小?#23194;?#22068;巴真甜。”绿袍老怪伸手欲在旗袍女子的下巴上摸一把。

                “咳?#21462;!?#19968;道声音从?#36335;?#20256;来,令绿袍老怪的手还未接触到旗袍女子便触电一般退了回来。

                绿袍老怪深深地看了一眼旗袍女子,心中暗暗断定,这旗袍女子身份必然不简单。

                旗袍女子境界不如绿袍老怪,此时方才反应过来绿袍老怪刚?#25214;?#27442;何为,她美眸中涌现出一抹愤怒。

                若是真被这丑陋老怪摸了一下下巴,旗袍女子接下来定要洗?#35828;?#19968;层皮。

                ?#26114;?#22079;,老祖走也。”绿袍老怪闪身离开。

                “先前第一个喊价的人,老祖我定要将你揪出来,再杀你全家。”绿袍老怪人虽然已经离开珍宝楼,但声音却是?#23545;?#20256;了回来。

                许多人松了一口气,幸好只针对那个出头鸟。

                路辰心中冷冷一笑,他岂会让绿袍老怪好过。今日离开血煞城,这绿袍老怪便会成为人人?#20998;?#30340;宝贝。

                灵魂果实实是武道意境,这消息已经散布出去,他倒要看看,这绿袍老怪究竟能撑住多久而不死。

                “事情已了,回冰峰城。”?#25509;?#36947;。

                “没见到冰峰城需要的那几样灵物。?#27605;衾钟尾?#24322;道。

                ?#25509;?#23558;其中门?#32769;?#20247;人解释了一下。

                众人这才明白,冰峰城需要采购的那几样灵物,珍宝楼这边倏一搜集到,就立刻转交给了冰峰城。这也是三城共同举办珍宝交流会,而将拍卖会定在珍宝楼的时候,和珍宝楼协商达成的条件之一。

                新思路中文网 www.0315017.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热门小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31449;?#36174;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21595;?#22823;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19981;?#26412;书,请把九龙圣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九龙圣尊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四肖中特期期准黄大仙

              <address id="rvfnv"></address>
              <th id="rvfnv"><form id="rvfnv"><nobr id="rvfnv"></nobr></form></th>

              <track id="rvfnv"><progress id="rvfnv"><listing id="rvfnv"></listing></progress></track>

              <rp id="rvfnv"></rp>

              <track id="rvfnv"><span id="rvfnv"></span></track>
              <address id="rvfnv"></address>

              <th id="rvfnv"><meter id="rvfnv"><dfn id="rvfnv"></dfn></meter></th>
              <sub id="rvfnv"></sub>

                  <sub id="rvfnv"></sub>
                  <thead id="rvfnv"><meter id="rvfnv"></meter></thead>

                        <address id="rvfnv"></address>
                        <th id="rvfnv"><form id="rvfnv"><nobr id="rvfnv"></nobr></form></th>

                        <track id="rvfnv"><progress id="rvfnv"><listing id="rvfnv"></listing></progress></track>

                        <rp id="rvfnv"></rp>

                        <track id="rvfnv"><span id="rvfnv"></span></track>
                        <address id="rvfnv"></address>

                        <th id="rvfnv"><meter id="rvfnv"><dfn id="rvfnv"></dfn></meter></th>
                        <sub id="rvfnv"></sub>

                            <sub id="rvfnv"></sub>
                            <thead id="rvfnv"><meter id="rvfnv"></meter></thead>

                                体彩开奖结果 青蛙王子客服 上单雷恩加尔和刀女 金字塔的财富试玩 和平精英app 曼斯布莱顿 甘肃11选5开奖号码 体育彩票排列5 真人街机捕鱼大圣捕鱼破解版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